八音盒儿

他重回人间。)

·寻醒·

·强行用自戏凑文。(其实也差不多了)
·今天的我也依旧咸鱼。
·看不懂是我的锅!!!所以最后特地写个概括。(啥)
·补充,人称,乱,好吧凑活看看。x
·微R麦R,大概吧?)

他们转身。
他们离开。
他们越走越远---------
他们再次相见。

“-----!!!!”
苏醒。
猛地睁开双眼触电般的从枕头上弹起来,汗湿的掌心粘乎乎的揪着被子。是冷汗,白衬衫上晕出几块明显的水渍,发丝被濡成一缕一缕紧紧攀在后颈。

望向窗外。
是个阴天。灰色的云团翻滚着缓缓压向地面,低气压不断挤压着自己的肺。空气潮湿的似乎在眨眼间睫毛都能挂上水珠,一切都寂静无声。

不对劲,不对劲,这太他妈不对劲了。
猛地翻身下床用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登上牛仔靴,闹钟没响,没人叫自己起床,没有早饭时的热闹嘈杂,甚至连个人影也没有。整个基地空荡荡的一片,灰暗而驳杂仿佛记忆的碎片。

抬脚跑向训练场。马刺敲击地面的声响将空无一人的场地衬的更加旷静,心脏呯咚呯冬的敲击着胸膛似乎要挣脱肋骨的束缚一般。嗓子眼发干发紧,于是粗糙的舌苔摩擦着上牙膛试图用唾沫来滋润口腔。

而某处传来似乎遥远的枪声。

转身,愣住。那个影子模糊不清但自己仍能认出,那是年轻的,另一个自己。

枪声响着,连续不断地响着,在空荡荡的训练场里回荡衬的那个身影更加孤独。脑海中迷蒙而恍惚,自己加入守望先锋那天似乎也是个阴天。
于是乌鸦盘旋,用令人生厌的粗哑嗓音唱起挽歌。灰黑色的羽毛纷纷扬扬洒落,并不圣洁的雪覆盖视野,金属的利爪悄悄划过颈侧但又无声的逝去。他的手被人扶住,他听到有人附在自己的耳边,温暖而干燥。

“左臂往上抬一点。”
他在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被那温暖包裹。不,黑色的羽毛。他突然摇头而后那些影子被打散。他又看向前方。
没人扶住他的手臂,没人在他耳边低语,只有那个孤单的,在训练场上打靶的影子。

办公室。
一样没有人。该死的文件堆叠在一起,部分凌乱不堪的散落着而更多的则整整齐齐的码在文件柜里,看上去崭新无比一股腐朽的气息却充满鼻腔。蓝盈盈的屏幕闪烁带着轻微信号干扰的光斑,任务报告,那上面赫然写着自己的名字。

对了,那次任务-------

“----- -- ------------ 什么--?”
险些无法扶住办公桌,突如其来的眩晕感令人站立不稳,四肢像发条玩具被拧松了弦一般不听使唤。自己被人扼住喉咙,记忆漫上来,咕咚咕咚的灌满身体,从嘴,鼻孔,耳蜗甚至双眼--------海水一样苦咸。
办公桌,文件,任务报告。
他想要挣扎,他无法挣扎。潮波来的太过突然甚至没留给他憋气的时间。他拼命地仰头,抻着脖子试图将鼻孔露出水面换气。但又一个浪头打过来,黑暗拖拽着裤脚,攀上大腿。那水面下有着谁在低声呢喃,暗红色的双眸生长着,视线紧紧胶着在身上,让自己沉入深渊。

什么东西落入水中,沉闷的声响传来。
隔着水面哪怕再大的声音也温吞的如同茶壶肚里的水,喊叫的似乎是自己的名字。已经沉下去了,离水面越来越远,那晃动着的小光斑似乎在催促自己快些阖上眼。快啊,快啊,但不行,有什么把自己捞起来,自己被抗在宽阔的臂膀上,在暴风雨里沉沉浮浮。
雨的声音真大,但他被健壮的小臂勒住咽喉,呕吐感和眩晕一齐涌上,记忆翻滚着从刚刚涌进的入口退出去,介于低吼和咆哮之间的声音骤然在耳边炸开------“杰西·麦克雷!!!!”

落水的人上了岸。

汗水顺着颌骨汇聚,然后啪嗒一声碎裂在办公桌上。自己气喘吁吁,疲惫脱力,身上的冷汗几乎浸透制服,湿哒哒仿佛一只刚从水里捞上来的柯基犬。终于获得肢体的掌控权后缓缓伸握了几下手掌,潮湿沉重再度将自己包裹,抬头看还是灰暗而压抑的色彩。电子设备运作的细小嗡鸣声钻入钻出,近乎耳鸣。

走廊里似乎有了点暖色,是寝室。吱呀作响的铁门被自己缓缓推开,抬脚就跨入了另一个相框,泛黄的老照片,另一段时空。
在午后的阳光下的一切温暖而干燥,抬头后就迎上柔软而甜蜜的空气,仿佛一个吻。两个泛黄的影子交接在视野里,低低的笑声和烟草的气息混合在空气中。那点火星在雪茄上时亮时灭,随后又被对方严肃的掐掉,浓郁的黑巧克力香伴随着细小的灰尘四散纷飞,熟悉的令人怀念。
自己穿过那薄薄的一层,穿过那两个影子。窗户和自己的脸上也镀着一层毛茸茸的金光,乌云似乎稍微散开,让太阳能够露出点脸来,而自己望向窗外。

白鸽展开他的翅膀。

基地的入口有一个深色的影子久久的伫立着望向出口,阳光渐渐洒落。

在那一瞬间呼吸变得缓慢,时间几乎凝结,宛如光凝固成的羽毛轻柔的扫过眼睑,又缓缓划过脸上的皮肤皮肤打着旋下落,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自己着了魔似的猛然转身跑下楼,竭尽全力的,哪怕是训练场上爆发出的速度也从未有过如此惊人。

柔软圣洁的白色羽毛一路抛洒在身后。

穿过走廊,穿过办公室,穿过训练场,跑啊,再快点,靴跟敲击地面的声音那么急促清晰,自己精疲力尽,自己气喘吁吁。
就在基地门口---------
脚步声在那影子的背后缓缓停了下来。

带着毛线帽的影子依旧看着出口的方向,自己顺他的视线望去。

“----------我没必要留在这了。明天他去执行护送任务,至少一周后才会回来,而这是最好的时机。”

自己挑了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走向基地外的影子带着牛仔帽,没有回头。
他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被对方看在眼里,他竭尽全力躲避的那个人当时就在这,就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看着他离去。

阳光和羽毛一起纷飞着,越来越多。
喉结滚动似乎想要发声,但那个名字梗在喉头,堵在心口。胸腔几乎要炸开,自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不知道是在克制自己吐出话语,还是驱使不听使唤的声带令它发出呐喊。
他缓缓转身,炽烈的白色羽毛更加放肆的飞扬。阳光刺穿乌云的幕布,滑过乌鸦与白鸽盘旋着的翅膀。
时间被放慢,再放慢,自己无论如何努力伸出双手也碰不到的手臂,长而细密的睫毛在他即将转过来的颊侧打上一片浅浅的阴影。灿金色高唱着凯歌冲破云层,羽毛在跳跃,在燃烧,白光从耀眼到刺眼灼烧着眼眶撕裂着眼角,自己无法看清,但仍旧拼命地试图睁开眼睛。

不,不不不不,就让我---就让我看一眼----------

那张脸从眼角闪瞬即逝,白色的光芒爆炸迸溅将眼前的一切摧毁撕裂,宛如穿过大气层的流星,他燃烧着生命。眼前的一切被光吞噬,自己没能看到他的脸,但清晰的听到他的声音。尽管那些炸裂声那么大,但自己依然听到那冷静而温和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耳边响起,他说--------

“跟我走。”(Follow me.)
他说。
“-------------醒来吧。”(Wake up.)




白光冲进自己的视线。
嘈杂与人声入耳,昏昏沉沉的努力抬起眼皮。沉,太沉了。费尽全力仍然只是掀开一条小缝但却也足矣看清周围的环境。来来往往的漂亮的腿和白大褂的下摆从眼前掠过,这是-------医院??
猛地抬身试图做起来,却因为牵扯到背后的伤口停下动作嘶了一声。抬手扶住后颈摩挲,努力回想着事情的经过但却喝了断片酒般的只能记起零碎的片段。黑衣人,霰弹枪还有万圣节才会用到的鸦嘴面具,自己受了重伤,然后不知怎的来到了这里--------

“杰西-----!?”高跟鞋的哒哒声传来,金发医生在自己的一脸茫然中跑到床边眼圈似乎还带着点红。“你先躺下,你伤的很重!”

啊哈------------对了,守望先锋的集结。

“不过没事就好,你甚至有几次几乎失去脉搏,我可不想在大家刚聚到一起时就发生这样的事------------”
自己大概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安吉拉依旧像以前一般照顾孩子一样的关心病人,阳光穿透病房的玻璃又在地板和发梢上流连。心情突然没理由的好起来,于是自己抓住对方搭在床沿上的手。
“好久不见,安吉拉。”
--------------------------------------------------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啥。
如果你看完了的话,咳咳,十分感谢。我这烂文笔看不懂纯属正常,剧情概括就是杰西在回归OW的路上被死神打成二级残障,后被天使姐姐拦截信号发现送到医院。急救过程中杰西不断在过去和回忆中沉沉浮浮寻找回现实的路,期间几次“死神”想要带走他,但有随后被“莱耶斯”唤醒。最后还是救治成功回归守望,happy end可喜可贺啪啪啪啪啪。)不你)

我快要爱上这种逼格满满却又实为摸鱼的画风了)屁)

·A dream·一个丧失逻辑只因为见到本命而激动到爆炸的梦

或许是占标签吗!????我不管啊我好喜欢她3们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你不知道我昨天晚上梦见了什么 杰克·莫里森 加布里尔·莱耶斯 都是 活的 活的 活的!!!!!!
总之我也忘了是怎么回事了大概就是把二次三次混起来了三次也有杰克这个人还挺有名的是个歌星影星还是高级时装模特来着总之人可好了特别温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然后我认识的一个人好像认识杰克然后我一听woc大佬啊为什么不叫大佬来cos守望先锋!!就 打电话约好了周六在我们现在这个学校一起商量出ow cos的事然后 然后杰克爸爸就他妈来了!!!就来了!!!我初中他妈的150米操场我自己看着都嫌寒碜但是我贼他妈激动啊然后杰克贼鸡儿亲民的穿了一件纯白色体恤衫和一件休闲裤整个人几乎比我高处半个身子散发着阳光照射麦田混合着甜玉米的气息对我(们)露出一口大白牙打招呼!!!我瞬间就被那个笑容秒杀恨不得直接扑上去舔舔舔啊然后边上叫杰克来的那个小伙伴就笑的特别开心,她打算和她叫来的另一个小姐姐出双飞她是法鸡小姐姐是天使然后特别熟络的和莫里森聊了起来 然后我记得我一直叽叽喳喳的围在旁边还问了好多和ow有关的问题,莫里森也不嫌我烦一直特别温柔的笑着给我解答 啊 简直少女心萌动 之后杰克可能看我们这么喜欢ow干脆提议 反正我都来了要不要我帮你们把把加布里尔也叫过来?我 什么什么加布里尔·莱耶斯那个乐队主唱(我当时记得好象是这个职业)???!杰克爸爸你是天使!!!!对 然后莫里森一个电话 说过一会莱耶斯就来 然后我就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喊着我知道一个人cos小美肯定特别合适!!!对 然后 我就梦到了另一个同学 当时我也不记得她为什么会在学校但是我记得她是被我从课活垫排球那边的门拽着超级蒙蔽的跑过来 因为她其实并没有入ow坑只是知道一点屁股还是我安利的xxx 刚好当时莱耶斯也到了他当时穿的是带罩帽的一件黑色运动衫和一件短裤 一张脸帅到不真实我仿佛闻到了阳光下融化的黑巧克力那种又苦又香的味道看得我都快哭了 我就很无耻的 扑上去。对 扑上去了。我也忘了当时是怎么着莱耶斯好像还挺惊讶的愣了一下可能是没遇到过我这么直接的小迷妹(不是)然后 我记得还拍拍我的头 说什么现在的小姑娘怎么都喜欢我们这种老年人类型的 总之大概意思和这个差不多了我现在回想起来 幸福的 想哭 后来被好基友废了挺大劲儿扯下来(不是)讨论了各种半天 杰克爸爸还给我们念了好几句语音啊和做动作,莱耶斯虽然一脸不情愿但还是听杰克爸爸的话 做了 我就全程小迷妹式尖叫嗷嗷的然后最重要的!!!!!!!在我们的集体起哄下!!!杰克爸爸和加比一起做了仰卧起坐和俯卧撑平板支持还有什么我忘了!!!!!而且是 起来一下亲一下那种!!!!!!!!!原地爆炸!!!!!!!!!那种汗湿体恤的美感 还有当时加比脱掉运动衫里面是一件 黑背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让我死吧!!!!!!!!看得我都快 喜极而泣 无法用语言形容   最后约好了一起去漫展出cos就这么 完了
总之就 记得的差不多这些 我真的幸福的快死了醒过来的时候都快哭了 为什么这是个梦 啊 为什么 为什么 我怎么那么爱他们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时间河·

是夜,回家难得悠闲。母上一把将锅铲怼进我手里,让我炒菜。
好嘛,生活自理能力负分200+少女可不是盖的,好在这笋一样的东西汁液不多,只是发出滋啦滋啦可怖的爆鸣声,油星也没能伤我分毫。
战战兢兢的炒了一半,母上大概是看不惯我指尖捏铲,推臂端锅,收拾完碗筷一把夺下大勺:“我来。”
我便将锅铲给她,走到一边了。
恍然想起,从小到现在,我似乎从来没自己做过一顿饭。
厨房的灯银亮亮的晃着,油烟机嗡嗡嗡的响着,心中仿若磨合了齿轮,头脑隐隐的有些发昏。
母上熟练的抖勺,翻动锅铲,油星在锅里迸溅着,也映着银亮亮的光在银色的锅铲上跳跃。
母上的额头也有几点银,与白炽灯呼应着刺得我双眼有些模糊,又有些分不清涛声与排烟罩的轰鸣声,银白色的时间突然迎面拍击而来,重重打在我的脸上,波涛汹涌着,翻滚着填满整个房间;他似乎从我的眼前,身边,我的腋下,腰际,我的脚底,指缝,我的胸膛,腹腔,应和着我的心跳倾泻而过;但我又似乎站在岸上,静静地看着他安恬的流淌,絮语,低低吟诵赞歌,不时小小的泛起鱼鳞样银灿灿的波纹,溅起噗通噗通的小水花。
粘稠而安静的河。
突然,又安静了,一切都消失了,吵闹声骤然在我耳中爆炸,我一个激灵,猛地眨了眨眼。
“还愣着干嘛,盛菜啊!”
油星依然哔哔啵啵的飞溅着,我端起青花瓷典雅交映着的鱼纹盘,将菜一勺一勺的塞入那条鱼嘴里。
母上转身收拾别的去了,我又眨眨眼,那几点银色不见了,却仿佛还在。
只是我刚刚确确实实落入了时间的河,我依然能听到那涛声的呢喃,我儿时的童谣,那被河水打湿的发缕粘在我的脸颊两侧,衣服也湿哒哒的粘着。
母上也掉进去了,那时间的河流一直冲刷着,将她的头发染白了。)
--------------------------------------
就是突然有感而发。
请快长大吧,但又别变成了大人啊。)

嗨 他真可爱 我觉得我已经是个废人了 虽然努力但还是 绝望 啊 好想要板子xxx)走吧你)

杰西和他的同体们(五)

我!!!!!!还活着!!!!
我!!!!!!更新了!!!!
这tm的简直就是个奇迹啊尽管没人看!!(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杰西大宝贝们我回来啦~~(你给我吃屎吧x)
从现在开始打cp标签啦!!!)bu)
--------------------------------------------------------
多了各种各样的同体,原来显的有些空旷的基地一下子热闹起来。
热闹是热闹了,但现在守望先锋的众人们发现自己正面临着一个极为严肃的问题。
他们,没有,房间了。
可以的,守望先锋那么大一个组织几百平方米的基地连他妈的空余宿舍都没有,我们原来的政府拨款和募捐资金都干嘛了!????
金发大胸的美国甜心愤怒的拍着桌子,一众死神认真的欣赏着因为大喘气而上下起伏的胸膛,并且一句有用的话都没听进去。

哎,可惜当年没下手,现在变得这么丑。
隔着目镜都能感觉受到76脉冲步枪般的目光,白帽为师父们暗暗捏了一把汗,革命尚未成功啊。
“去赔花村游戏厅的维修费了。”比起其他人略显清脆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是少年半藏,没了胡子与发白的鬓角,清秀的五官和着女生头到真像个小姑娘。

biu,一语中的,正中靶心。

无话可说,这件事情在座的各位都有参与。半藏一脸王之藐视彰显着自己作为花村村花(划掉)村长(???)的优越感,边上的源氏们点头如捣蒜,就差高喊堡垒(划掉)哥哥说得对。
然后就被各家哥哥糊了一后脑勺。
对对对对个屁,天天爬墙就你毁的多。
犬子(划掉)家弟管教不当,诸位多多包涵。

现在没话说了,指挥官沉吟片刻,下达了让大家挤房间的指令。
指挥官英明神武!!!!源氏们感激涕零并开始对自己哥哥的奶子虎视眈眈威风…啊不是。
一众死神和莱耶斯眼前一亮,开始往各个士兵边上钻。我就知道我的童子军舍不得我,你一定会和我挤一个房间的对吧?

哎哎哎,那边儿内几个往莱耶斯边上挪了几步的麦克雷你们什么意思???
指挥官又猛地一拍桌子,啪!!吓得几个往别人身边蹭的都不敢动。

同体和本体挤一间房!!!!你们脑子里都是什么!???
于是大家的脸上都画满了大写的委屈。
散会!
贼几把拽的一转身,指挥官撩起帅气的风衣外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会议室。
麦克雷一脸蒙蔽。
什么意思????剧情发展太快自己跟不上节奏,原来是大家心中的开心果小宝贝的自己现在不光多出了同体和自己抢人气,现在这几个脑袋上长着情趣道具的家伙还要和自己抢宿舍????
和自己睡一张床???想也别想!!
当机立断,麦克雷拍案而起,看着几个一脸纠结若有所思的同体。
“我睡床!!!”
白帽倒是一脸不在意的甩甩尾巴:“我无所谓啊,有地方睡就好。”
花豹一脸复杂。“……其实我想挤挤睡的。”
“………………”
“换房间吗。”
------------------------------------------
嗨,想吃师徒,想吃r76,想吃藏源藏,想吃麦藏,有同体真幸福啊。
现在大概有大纲了,之前没有是因为他们的故事还没完,而现在基本都已经有了结局。
这些cp都是在我原来的语c群里真实存在的,他们每个人,曾经带给我温暖与美好。
现在他们的,我的,故事结束了。
我会继续将它写出来,没有美好的结局。
因为“本身就不来自一个世界”。
屏幕间的联系太脆弱了,但又那么真实。
渴望温暖的人完全放不开手。
像一个梦。
好啦好啦难得正经一次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中间还是尽量谐结尾也不太悲伤!!!
ooc都是我的毕竟本身就是个逗逼!!!
我希望每个故事都能有个美好的结局!!!!)

我能看到那么多的角色,那么大的世界,那么相似的每个人,那么不同的你我他,嗨,真是幸运呀。
哪一天我也能把自己心中的你刻画出来活生生的展现在大家面前呢?我期待那一天,尽管或许永远不会达到,那么就为之努力吧。)

·盲· 似乎是某个智障说好了没后续但又突然想写后续。

滴——滴——滴——
一切都冷冷冰冰。医务室外嘈杂无比,自己却像被浸泡在水缸里,声音温吞的传入混沌的脑海。耳蜗中有什么尖叫着仿佛通讯器中的干扰讯号,听不清,什么都听不清,是否有谁在焦急的呼喊自己的名字?
“——”
“—————”
“杰西·麦克雷。”
他猛的睁开了眼,仿佛是打着瞌睡时突然被塞了一块冰在领子里。对了,自己去执行任务但却因为情报有误被俘,那审讯室令自己到现在都记忆犹新,然后是谁救了自己———

加布里尔·莱耶斯。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闭上眼睛,再睁开,狠狠的眨了两下而后有些茫然的环视四周。
没有光。
没有物像,没有轮廓和影子,什么都没有。
谁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吗——?
他又眨了眼睛。
“杰西,你醒了。”齐格勒医生的声音平静但依然掩不住其中的欣喜,“你昏迷了三天,幸亏加比及时把你带回来了。肋骨和脚踝上的伤都很重,要是再晚一步——”
“安吉拉。”
“好在你的伤都恢复的不错,再过几天应该就没问题——”
“安吉拉。”
“如果你想执行任务的话——”
“安吉拉!!!”

“——我的眼睛。”
沉默与压抑从两人之间溢散开来,麦克雷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一只有力的手攥住了,收缩,挤压,越来越紧,越来越紧,就要被攒成一只皱巴巴的纸团,然后废纸般的丢进垃圾桶里。

“…长时间被强光照射引发的失明。”医生率先开口,她顿了一下,“会慢慢恢复的,但是恢复程度———”
她十分紧张的盯着床上的男孩儿,一个枪手,失去眼睛,谁都明白那代表着什么。但对方却没事人似的笑了,就像他仍能看到一样,他甚至依然“望”着齐格勒的方向。
“别担心,医生。还不到时候——”麦克雷向对方比出手枪。“Bang——就算闭着眼我也能正中靶心,幸运女神一直伴我左右。”
“杰西,你不用…”
“我真的没事,而且还有希望,不是吗?”

高跟鞋沉默了一会后叹息一声哒哒哒的远去,在病房门口与镶嵌护甲的沉重军靴错身而过。
“他醒了。”
“他的———”
“那不怪你。”
——————————————
往常像沙漠里的太阳般张扬热烈的男孩儿此刻却苍白而脆弱,像一张能轻易摧毁的纸。莱耶斯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那苍白到近乎半透明的皮肤能被窗外无力的阳光打透。
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
这种幻象太过真实,他甚至不敢再想,猛的摇了摇头驱除这不详感。
眼前的男孩抬头注视着自己,原来鹰隼般锐利的棕红色瞳仁已经失去焦距和那能将人灼伤的神采。
“加比。”他开口。不是莱耶斯,不是长官,他说,加比。
“我又搞砸了,对吧?”
“——对不起。”
最终男孩儿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他费了好大劲上扬起的语调在说出对不起的那一刻没出息的下滑,带着点颤音和哭腔,强迫勾起的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莱耶斯感觉口舌干燥,守在医务室外,他太久没喝水了。他张了张嘴。
“不是你的错。”
不管是有误的情报,还是那让自己没能及时赶到的该死的护送任务,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无需道歉。
“你做的很好。”
麦克雷也没想到自己梦寐以求的认可与夸奖会在这种情况下得到,自己很可能会因为失去双目而离开暗影守望,颇具讽刺意味。
“这是我的临别赠礼吗,加比?”
既然已经发生就失去了回避的意义,亲昵的称呼此刻听来分外刺耳。麦克雷用手臂支撑起自己,半跪着试图将上半身支出床外,但却因为脚踝上的伤猛的倒抽一口冷气。莱耶斯伸出手,但对方没有倒回病床上。
他固执的用手臂支撑床沿让自己坐起来面对着他的长官,尽管那令他疼的发抖。他伸出另一只手向前摸索,触碰到了作战服粗糙的布料,隔着那层布料的体温厚实而温暖。
向上,于是麦克雷触碰到了那张脸,细小的凸起的伤痕密布在那张冷硬的脸上,和他略微有些扎人的胡须,他从不对自己笑。
他轻轻用指腹覆上对方的嘴唇,然后抬头,吻了上去。
————————————————
什么,你说想吃肉!???
卡了!!!!
就这么理直气壮!!!)你tm)
本来说好了之前营救那篇没后续的但是妈的翻了一遍突然就想写xxxx
当单独的看也没问题所以题目就不是营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人)
不知道这是糖还是刀,总之ooc都是我的x)